Asian_logo_full_gold

Thank you

世界中央的中國:利瑪竇、南懷仁古地圖珍本展

繪製新世界
東西交叉點上的地圖學
A Complete Map of the Ten Thousand Countries of the World detail
A Complete Map of the Ten Thousand Countries of the World (detail), 1602, by Matteo Ricci (Italian, 1552–1610) with Li Zhizao (Chinese, 1565–1630), printed by Zhang Wentao (Chinese, dates unknown). China; Beijing. Six-panel woodblock print; ink on paper. Owned by the James Ford Bell Trust, held at the James Ford Bell Library,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我們往往認為地圖是人們籍以從一處通往另一處的工具,是世界地理信息的來源,也是宣稱領土主權和劃分邊界的憑據。它既可標識實際的土地,又可代表抽象的區域:後者如征稅區或冥想靜思時心中的小宇宙。地圖的實質在于它既展示了已知世界,也將幻想世界藏纳其中。最重要的是,地圖令我們得以小窥某個歷史時期、特定地區的人們是如何認識世界及其自身在這個世界中所處的位置的。

本次展覽的地圖是十七世紀歐洲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和中國學者通力合作的結晶。它們既體現了當時中國人對亞洲的認知,也反映了歐洲諸國自十五世紀起通過航海探索對世界其他區域的了解。

正如所有人一樣,中國人對繪製本國及周邊區域地圖的興趣由來已久。雖然中國的製圖師們很早就製作了成比例的地形圖例,且對地球是球形這一事實有所認識,但通觀中國史,這些觀念卻並不暢行。因此,在公元一世紀的中國天文學家提出天如蛋殼、地如蛋黃的構想的同時,天圓地方理論卻得到了更廣泛的認可。直至十七世紀,中國的世界地圖往往將地球繪成方形,中國在地圖上占主導地位,其他國家則被擠壓至地圖邊緣。

因此,於明朝引入中國的歐洲地圖呈現出這樣一些激進的思想:世界是球形的,海洋面積大於陸地面積,世界包括五大洲。儘管中國仍處於地圖的近中心地帶,很明顯,中國這一“中央帝國”僅為浩瀚奇妙世界的一小部分。